【转发】天津法院2020年度十大影响性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颜某曾因打架、盗窃、抢劫、流氓等违法犯罪行为先后被公安机关收容教养、被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2011年3月7日,颜某刑满释放后,以狱友关系为纽带,笼络被告人张某某、丁某某等一批刑满释放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以经营天津市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为名,豢养被告人王某某、侯某某等多名打手,伙同王某以实际控制的公司为活动据点,形成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被告人颜某为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被告人张某某、丁某某等人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王某某、侯某某等人为一般参加者。该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2011年至2018年间,被告人颜某等人以经商为名,利用J公司、Z公司等合法形式为掩护,采用插手民间经济纠纷、高利放贷以及进行敲诈勒索、虚假诉讼、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侵吞企业及个人大量资产,敲诈勒索犯罪数额达7亿余元,奠定了该组织的经济基础。部分所获利益用于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给予奖励、组织旅游、豢养打手及平息事端、行贿寻求保护伞等。该组织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通过高利放贷、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行为,非法强占企业及个人巨额资产;通过插手民间纠纷、强迫交易、破坏生产经营等行为,严重扰乱多家公司、企业等单位的生产、经营、工作秩序;通过聚众斗殴、寻衅滋事、非法拘禁、妨害作证等行为,造成多名被害人心理极度恐惧,不敢举报、控告,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和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社会危害极大。相关被告人还实施了该组织之外的犯罪活动。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颜某等人形成的犯罪组织较为稳定,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颜某等人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该犯罪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软暴力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特征;该犯罪组织通过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并且通过行贿手段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和纵容,为其大肆实施违法犯罪及壮大组织势力撑起保护伞,助长了该组织的嚣张气焰和非法权威,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形成了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危害性特征。综上,该犯罪组织已具备刑法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所有构成要件,应当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颜某系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妨害作证罪、骗取贷款罪、非法拘禁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余16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法院依照其实施的犯罪行为的性质,依法认定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等,并分别判处十九年至三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同时对该组织中的两名骨干成员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14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并处数额不等的罚金。对涉案黑社会性质组织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和聚敛的财物及其收益,依法没收或发还被害人。其余涉案17名被告人亦被分别依法定罪量刑。

【典型意义】

对黑恶势力严格依法打击、坚决铲除,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本案作为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一起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黑社会性质组织人数众多,其中,颜某为组织、领导者,积极参加者5人,一般参加者11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自2011年3月初步形成以来,在近7年时间里,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多起敲诈勒索、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寻衅滋事、妨害作证、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骗取贷款、行贿以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违法犯罪活动,敲诈勒索达7亿余元,造成10余人轻伤、轻微伤,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社会治安,严重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严重妨害司法公正,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社会危害性极大。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在做好疫情防控措施的基础上,坚决贯彻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政策精神,严格遵循诉讼程序,依法保障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诉讼权利,严把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坚持罪刑法定原则和证据裁判原则,准确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积极参加者和一般参加者的证据标准,依法定罪量刑;对黑恶势力的首要分子、骨干成员、积极参加者依法严厉打击;对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一般参加者依法予以从宽处罚。同时,聚焦打财断血,防止死灰复燃,对涉案查扣400余个账户、140余套房产、10辆汽车、十几家公司股权等财产的权属、来源、性质逐一进行核实,并充分运用追缴、责令退赔等手段追赃挽损,加大没收财产、罚金刑适用力度,做到精准判决,精准处置。该案的依法审理和判决体现了司法的公平和正义,实现了“审判一案,警示一片,净化一方”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是为天津建设安全稳定、依法善治的平安城市,营造良好营商环境,创建“无黑”城市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具体实践。

【基本案情】

被告人公某某租住于天津市南开区某小区六楼。2020年4月27日19时30分许,公某某饮酒后,在其住所内向紧临的公共道路抛掷菜墩、酒瓶、砖头、墩布把、凉席等杂物,将停放在道路旁的一辆汽车砸坏。路人经过发现有人抛掷物品后报警,公安机关于当日将公某某传唤到案。经鉴定,公某某每100毫升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63.7毫克,受损汽车价格认定为537元。案发后,公某某赔偿了车主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车主的谅解。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公某某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对于自己所实施的行为应有明确认知。从公某某抛掷物品的周围环境、物品种类、物品散落面积及抛掷时间等分析,抛物行为足以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健康及生命安全,与放火、决水、爆炸等行为的危害性相当。综上,公某某故意高空抛物,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公私财产安全,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依法应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鉴于公某某具有坦白、自愿认罪认罚、取得受害人谅解的法定、酌定量刑情节,可以对其从轻处罚、从宽处理。根据公某某犯罪的事实、情节、悔罪表现及社区评估结果,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判决:被告人公某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典型意义】

本案是人民法院依法惩处高空抛物犯罪,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头顶安全”的典型案例,也是我市首起因高空抛物入刑的案件。近年来,高空抛物、坠物事件频繁发生,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影响社会和谐稳定,被称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为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明确要求:依法惩处构成犯罪的高空抛物、坠物行为,准确认定高空抛物犯罪,对故意从高空抛弃物品,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本案中,被告人公某某作为一名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明知高空抛物行为会造成不特定多数人人身及财产损害的危险,但仍不计后果地自楼上投掷菜墩、酒瓶、砖头等物品,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应当依法予以定罪处罚。该案的依法审理体现了我市法院刑事司法审判对于治理高空抛物、坠物问题的直面回应,亦是倡导社会公众自觉遵守社会公德,履行维护公共安全义务的鲜活教材,对于有效预防、惩治高空抛物、坠物行为,引领社会风尚具有重要意义。

【基本案情】

2017年以来,被告天津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某科技公司)与原告成都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某科技公司)就代理分销“招财宝”产品,签订了5份分销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天津某科技公司授权成都某科技公司在武汉、南京等区域销售该产品,如合作期内该产品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不能销售,则天津某科技公司应当按照双方约定价格回购未售出商品并全额退还保证金。协议签订后,成都某科技公司依约支付了货款及履约保证金。2018年,经双方协商,天津某科技公司已向成都某科技公司退还部分货款及保证金,因该产品涉嫌违法,尚有276套“招财宝”产品的货款325680元及保证金50000元未予退还,故成都某科技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天津某科技公司回购剩余产品,退还履约保证金。经查,“招财宝”产品系软件系统,内置于“招财喵”硬件产品中。2019年,中央电视台“3·15”晚会针对“招财喵”等探针盒子获取用户信息的情况进行了报道,称:“天津某科技公司的招财喵等探针盒子,不仅可以收集用户手机号码,甚至可以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当手机用户寻找无线网络的信号时,探针盒子能迅速识别出手机的MAC地址,通过大数据进行匹配,即可转换出用户的手机号码,实现拨打骚扰电话等功能。”案涉“招财宝”产品具有搜集不特定人手机MAC地址的功能,而MAC地址如同身份证上的身份证号码一样,具有唯一性。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招财宝产品可以不经用户同意搜集不特定人手机MAC地址信息,该MAC地址信息与其他信息结合可以获取手机用户的电话号码。因此,手机MAC地址信息属于个人信息范畴。招财宝产品搜集用户手机MAC地址信息可以不经过用户同意,属于用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工具,故招财宝产品为违法产品。根据《网络安全法》第二十二条、四十四条、七十六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双方签订的5份分销协议、补充协议等,因买卖非法获取不特定人的个人信息产品,违反了《网络安全法》等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并构成对社会公共利益的损害,上述协议应属无效。另外,双方当事人签订合同时,均已意识到产品可能会涉嫌违法,其继续订立并履行合同的行为实为一种试法行为。在该种行为被认定为违法并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况下,任何一方欲通过诉讼得到司法保护的请求均不应得到支持。综上,驳回原告成都某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并对被告天津某科技公司因出售招财宝产品所取得的货款325680元、保证金50000元以及成都某科技公司购买的276套招财宝产品均予以收缴。

典型意义

随着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个人信息在社会、经济活动中的地位日益凸显,窃取、滥用个人信息的现象随之出现,给社会公共秩序和公民私人生活安宁带来了危害。《民法典》人格权编中,专门对个人信息保护作出规定,加大了对公民隐私权的保护力度,彰显了法律对人格尊严和人格自由的尊重,构筑了个人信息保护的“防火墙”。本案涉及央视“3·15”晚会曝光的非法获取用户个人信息的“探针盒子”,法院依法认定案涉产品的代理分销协议无效,并收缴了双方当事人的违法所得和涉案产品,通过对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予以否定,彰显了国家打击非法搜集个人信息行为的鲜明态度,为大数据时代下作为新型人格权利益的个人信息保护,作出了生动的诠释。

【基本案情】

被申请人安某某精神发育迟滞,居住在天津市南开区某社区。安某某的父母早年离异,其一直跟随父亲生活,其母与父子二人少有联系。2020年4月30日,安某某的父亲突发疾病离世,天津市南开区F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F居委会)通过公安机关联系安某某的母亲,其母明确表示无法履行对安某某的监护职责。由于安某某已无其他近亲属,F居委会遂将安某某安置在养老院。安某某在养老院生活亟需支付相关费用,其父去世后留有一套房屋和部分现金,但由于安某某患有精神障碍,其个人无法独立处分上述遗产。法院在社区走访中了解相关情况后,建议F居委会申请认定安某某无民事行为能力并为其指定监护人。2020年7月20日,F居委会申请认定安某某无民事行为能力。法院依法委托相关单位对安某某的行为能力进行鉴定,并依据鉴定结果判决安某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2020年9月4日,F居委会向法院提出申请,由其担任安某某的监护人。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其有监护能力的配偶、父母、子女、其他近亲属等按顺序担任监护人。法院认定监护人监护能力,应当根据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经济条件,以及与被监护人在生活上的联系状况等因素确定。现安某某无配偶,其父亲去世,母亲无监护能力,且无其他近亲属。F居委会作为安某某住所地居委会申请作为安某某监护人符合法律规定。法院遂指定F居委会为安某某的监护人。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为失智青年指定监护人的典型案例。法院法官在深入社区走访时了解到,安某某无人照料,被安置在养老院,因无力支付相关费用,其生活即将陷入困境。遂及时从法律层面上深入分析论证,建议居委会申请宣告安某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并由居委会申请担任安某某的监护人,由监护人处分安某某所得遗产用于保障其基本生活。在居委会担当尽责、提出申请的基础上,法院判决指定居委会为安某某的监护人,彻底消灭了安某某的监护真空,为居委会对安某某的人身、财产权益进行监督、管理和保护提供了合法依据。本案的判决,不仅充分彰显了法院对失智青年的司法保护和人文关怀,而且为街道社区中没有近亲属的失智人员、老年人的监护问题提供了一条可咨借鉴的路径,是人民法院贯彻以人为本、司法为民价值理念、积极参与市域社会治理的具体体现。

【基本案情】

2019年3月31日,赵万昆等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杨达瓦等3名地方扑火队员在扑灭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发生的森林火灾行动中壮烈牺牲。2019年4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政治部批准赵万昆等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为烈士、追记一等功。同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评定杨达瓦等3名地方扑火队员为烈士。2019年4月5日,李某某在新浪微博悼念30名救火英雄烈士微博内容下公开发表“漂亮”“死得好,鼓掌”等侮辱言论,并被多名网友评论、转发。2020年4月13日,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对李某某作出行政拘留七日的行政处罚。2020年3月18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在征求30名烈士的近亲属意见并取得支持和授权后,对李某某侵害烈士名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李某某通过省级媒体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李某某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英雄烈士所体现的民族精神和公众情感,应当具有通常成年人所具有的认知和觉悟,其在人数众多、易于传播的互联网微博中,故意发表侮辱英雄烈士的不当言论,主观上明显存在过错,且其言论被多名网友阅看、评论及转发,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已经超出了言论自由的范畴,不仅侵害了30名英雄烈士的名誉权,伤害了烈士亲属及社会公众情感,还严重悖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依法应当对其侵权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最终判决李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省级媒体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一审判决作出后,李某某息诉服判,未提出上诉,判决发生法律效力。李某某在判决指定的期间内主动在全国范围发行的报纸媒体《中国工业报》刊登了自己亲笔书写的道歉信,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履行了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

【典型意义】

本案是我市法院受理的首起由检察机关提起的保护英雄烈士名誉权的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英雄是民族的脊梁,英雄烈士的光荣事迹所承载的精神价值,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体现着全体中国人民共同的价值追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等人格权益依法受法律保护,不容亵渎和非法侵害。法院受理该案后,依法组成“3名法官+4名人民陪审员”的7人合议庭对案件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依法认定李某某在互联网平台故意发表侮辱英雄烈士的不当言论,且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严重伤害了烈士亲属及社会公众情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法院对该案的判决结果依法保护了英雄烈士的人格权益,传承和弘扬了英雄烈士精神,维护了社会公众对英雄烈士的情感,匡正了社会不良风气,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实践,其裁判结果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五条关于保护英雄烈士民事权益规定的立法精神。该案判决后当事人主动履行了判决确定的义务,起到了“宣判一件,教育一片”的良好社会效果。

【基本案情】

2017年5月至2018年11月间,被告张某某在其经营的废品收购站内对废机油桶等废品进行粉碎、水洗等作业后,将产生的废水及废机油混合液体直接排入渗坑或沟渠中。经天津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检测,该废品收购站排水口石油类浓度为1.05×103mg/L,排水沟石油类浓度为536mg/L。天津市环境保护技术开发中心出具《生态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报告》,认定评估区内土壤与浅层地下水环境已受到严重损害,生态环境损害恢复费用、损害鉴定评估费用、修复效果评估费共计261490.6元。案发后,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以污染环境罪判处被告人张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因张某某放弃就损害赔偿进行磋商,天津市某区生态环境局(以下简称某区生态环境局)提起本案诉讼,要求张某某赔偿生态环境损害恢复费用、评估费及因诉讼支出的费用等。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张某某将未经处理的废水废液直接排入渗坑沟渠,不仅构成污染环境罪,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而且应当对其造成的环境严重污染损失承担相应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包括生态环境损害恢复费用、损害鉴定评估费用和修复效果评估费在内的修复非法行为造成的土壤与浅层地下水环境损害所需费用以及某区生态环境局为本次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判决张某某赔偿生态环境损害恢复费用等共计267490.6元。

【典型意义】

本案系因非法排放含危险废物的废水引起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是有别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和普通环境侵权诉讼的新的诉讼类型。本案中,人民法院依法支持了某区生态环境局主张的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等各项费用,实现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中司法审判和行政监管的有效衔接,破解了“企业污染、群众受害、政府买单”的不合理局面。磋商既是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特有程序,也是法律规定的前置程序。本案审理过程中,人民法院着重对当事人是否进行了磋商予以严格审查,有助于通过司法程序提示行政机关严格保障当事人磋商的合法权利,积极引导赔偿权利人与赔偿义务人加强诉前磋商,确保磋商程序切实发挥制度功能。在另案已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的同时,本案判决侵权人在民事上承担环境修复费用,有效落实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法律制度。该案的审理经验对于辖区内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指导意义,对警示引导社会公众树立法律意识,保护生态环境具有较好的教育示范作用。宣判后,当事人息诉服判,实现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基本案情】

2019年8月1日,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科技公司)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数码(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数码公司)签订协议共同享有第22485868号“”商标、第30268355号“”商标和第13891992号“”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2019年6月12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对被告天津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电子商务公司)开发的“链上小镇”APP进行证据保全。登录该APP向被告某电子商务公司购买充值卡(一年价格为6元)后,无需向原告注册或缴费,即可观看《如果蜗牛有爱情》《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那年花开月正圆》《扶摇》《如懿传》等多部知名影视作品,且播放画面均可见“”商标及“VIP解析通道已为您链接成功,点击播放!!”且被告诱导用户通过邀请5人下载“链上小镇”APP开通“小镇影院”观影特权即可观看原告腾讯视频APP的全部视频内容,使原告在付出极高经营成本的情况下,流失了用户量、广告费、会员费等收益。2019年上半年,原告内容成本加上无形资产摊销共计为355.48亿元。仅以《如懿传》为例,原告购买该剧著作权单集价格为1460万元,总价为12.7亿元。该剧在“腾讯视频”APP的点击播放量为167.9亿次。而在链上小镇”APP的点击播放量已达167.8亿次。三原告认为被告某电子商务公司的行为侵害了三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合理支出的民事责任,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实施侵害原告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立即停止对原告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在“链上小镇”APP首页连续三天发表声明,消除其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给原告带来的不良影响,同时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5000万元。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腾讯科技公司是第22485868号商标、第30268355号商标和第13891992号商标的商标注册人。腾讯科技公司许可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数码公司使用涉案商标以及共同提起涉案商标维权诉讼未违反法律规定,腾讯科技公司及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数码公司共同享有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合法有效,应当受到保护。某电子商务公司在其开发的“链上小镇”APP页面中使用了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用于提供电影或电视剧在线观看。故,某电子商务公司在与涉案商标同一种服务上使用了相同的标识,侵犯了腾讯数码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以及腾讯科技公司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某电子商务公司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此外,在提供视频在线播放的市场中,影视资源是不同视频提供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不同平台在竞争中应当通过必要付出获得竞争优势,不付出劳动或者不正当地利用他人已经取得的市场成果,为自己谋取商业机会,从而获取不当收益、用户和流量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原告作为“腾讯视频”APP的经营者,每年均投入大量的金钱成本用于购买影视资源,并对自己的视频内容进行了加密措施。某电子商务公司通过“链上小镇”APP盗播热门影视剧的非法手段,大量吸引用户并发展具有上下线关系的用户群,抽取用户“津贴”赚取非法利益,不仅严重侵害原告的合法利益,还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严重影响互联网行业“内容”换“流量”的商业模式。“链上小镇”APP的商业模式违反了互联网行业公认的商业道德,某电子商务公司的被控竞争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严重损害原告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应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综上,法院依法判决:某电子商务公司立即停止实施侵害腾讯科技公司、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数码公司享有的第22485868号商标、第30268355号商标、第1389199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及对三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某电子商务公司在“链上小镇”APP首页连续三天发表声明,消除其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三原告造成的不良影响;某电子商务公司赔偿三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5000万元。

【典型意义】

该案是一起保护知名互联网企业商标权,依法打击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制互联网行业市场秩序的典型案例。视频点播网站主要以获得用户流量为基础,通过增值服务方式取得收益。近年来,大量不知名网站使用盗播知名网站资源,“劫持”知名网站的用户和流量,形成互联网黑灰产业,严重影响互联网行业“内容”换“流量”的商业模式,互联网企业对司法加大惩治力度的需求极为迫切。本案的审理回应了互联网企业的司法需求,对互联网黑灰产业的行为进行了司法定性,对倡导合法经营、诚信经营的商业理念,进一步规制互联网行业良性竞争秩序,保护互联网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基本案情】

2016年5月法国戛纳电影节期间,案外人孙某以天津某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电影集团)的名义与IM全球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在美国,以下简称IM公司)协商引进电影版权事宜,并签署了《交易备忘录》,约定:某电影集团引进电影《圆圈》(THE CIRCLE)在中国电影院线、电视、互联网等媒介放映的许可权利,同时约定了保证金的支付方式、支付期限及违约责任,以及交易备忘录项下任何争议均排他性地接受美国独立电影电视联盟国际仲裁院按照该仲裁院有效的仲裁规则在洛杉矶仲裁。《交易备忘录》签订后,孙某未按期付款。IM公司于2016年12月向美国独立电影电视联盟国际仲裁院仲裁。仲裁期间,IM公司与孙某多次电子邮件沟通,孙某以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名义承诺延期付款。2017年2月,IM公司与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的修订协议。但至今孙某仍未履行付款义务。2017年4月,美国独立电影电视联盟国际仲裁院作出17-01号裁决书,裁决:某电影集团支付IM公司损害赔偿、利息及律师费用等100余万美元,IM公司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该裁决。

【裁判结果】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我国和美国均属于《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又称《纽约公约》)成员国,本案应适用《纽约公约》的相关规定进行审理。本案审查的重点为是否存在公约关于“拒予承认及执行”的情形。

首先,根据公约第五条第一款甲项,“协定之当事人依对其适用之法律无行为能力情形”应“拒予承认及执行”,该“无行为能力”与国内法“无行为能力”意义不尽一致,而应理解为“缺乏契约能力”(lacking the power to contract),包括行为人无权代表或代理某电影集团签订《交易备忘录》。本案中,以某电影集团名义与IM公司签订合同的孙某既非某电影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或者工作人员,亦未持有某电影集团的授权委托书等材料。根据某电影集团注册地中国法律,孙某无权代表某电影集团签订涉案合同;根据合同签订地法国法律,孙某亦无权代理某电影集团签订涉案合同,IM公司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存在表见代理的情形。因此,IM公司和某电影集团之间不存在有效的仲裁协议。

其次,根据《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乙项,“受裁决援用之一造未接获关于指派仲裁员或仲裁程序之适当通知致未能申辩”情形,应“拒予承认及执行”。本案中,仲裁裁决的送达程序存在瑕疵,且因此致使某电影集团未能申辩。故某电影集团提出的涉案仲裁裁决符合《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乙)项规定情形的主张成立。

综上,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民事裁定:不予承认并执行涉案美国仲裁机构的裁决。

【典型意义】

本案系一起准确适用国际公约、不予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典型案例,受到法律界、特别是国际仲裁界的关注。本案中,法院准确阐释了《纽约公约》第五条规定的“无行为能力”的准确含义为“缺乏契约能力”,并根据被申请人注册地与合同签订地确定“对其适用之法律”分别为中国法律和法国法律,进而根据中国和法国相应法律确定合同签字人不具有代表或者代理被申请人的权利,最终作出不予承认并执行美国仲裁机构裁决的裁判结果。该案的审查结果是天津法院近年来积极推进涉外审判体系和能力现代化建设的积极成果,反映了天津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服务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格局的能力和决心,对提升中国司法的国际影响力具有积极的意义。

【基本案情】

2005年,原告翟某在其所有房屋跃楼顶南北两侧露台自行搭建鸽棚,面积合计60m2。该鸽棚未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未经属地社区居委会审查、同意。为饲养信鸽,原告在楼道内堆放大量鸽粮和杂物。期间,社区居委会反映原告鸽棚、鸽粮和杂物等情况影响公共卫生,附近居民也多次举报投诉。2020年2月11日,为保障各项疫情防控措施有力落实,阻断各类潜在病毒传播途径,保障居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根据市、区两级疫情防控指挥部部署,该区九部门联合发出《通告》,在全区范围内深入开展饲养鸽专项治理,要求饲养鸽子的居民对违规搭建建筑物、构筑物、棚亭及利用阳台、窗户、露台、屋顶等违规设置超大超宽鸽舍等问题在2月15日前自行拆除整改。被告天津市某区人民政府J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J街道办事处)查明相关情况后当日向原告当面送达了《通告》,并与其谈话,讲解疫情防控期间的有关防控措施。原告接到通知后将饲养的信鸽转移至他处,但未拆除鸽棚。2020年2月15日,J街道办事处根据市、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部署,再次与原告翟某进行沟通但被拒绝。同日,被告执法人员实施应急处置措施,组织对原告翟某名下房屋楼顶鸽棚予以拆除。原告翟某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J街道办事处拆除行为违法,并赔偿损失1元及恢复鸽棚原状。

【裁判结果】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第一,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天津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为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阻断各类潜在的病毒传播途径,防止次生、衍生灾害事件发生,依照《突发事件应对法》的规定,决定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采取相应应急处置措施,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义务遵照执行。第二,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发布的《意见》明确决定:“对违规搭建建筑物、构筑物、棚亭以及利用阳台、窗户、露台、屋顶等违规设置超大超宽鸽舍进行饲养的,一律进行清理拆除。”原告未取得建设规划许可自行搭建鸽棚,在楼道内堆放大量鸽粮和杂物,对环境清洁和公共卫生产生影响,存在次生、衍生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的隐患,属于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依法发布的《意见》中明确要求清理拆除的对象。第三,本案被告J街道办事处是天津市某区人民政府的派出机关,属于行政机关,负有在街域内独立履行法律、法规和人民政府决定设定的义务,具备实施本案被诉应急处置措施的职责。第四,《行政强制法》规定“发生或者即将发生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或者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事件,行政机关采取应急措施或者临时措施,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而《突发事件应对法》未具体规定应急处置措施的实施程序,因此人民法院主要审查被诉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正当程序原则。被告为履行职责,制定工作预案且做了必要准备,直接送达《通告》,多次与原告沟通谈话,履行了告知送达、听取了原告的陈述和辩解,在原告未自觉履行应尽义务的情况下,实施应急处置措施,拆除了原告的鸽棚。被告所履行的程序,符合正当程序原则。综上,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本案系天津市首例涉疫情行政诉讼案件。2020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情况下,公共卫生问题如不能及时彻底解决,必将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身体健康造成不利影响。法院在审理本案时,主动公开案件信息,对庭审过程进行网络直播,引发30余万网友关注,使庭审过程成为了疫情防控期间的特殊法治公开课,发挥了以案释法、引领、规范社会行为的功能。法院在案件裁量中,考虑到原告的鸽棚未经相关部门批准,且严重影响环境卫生及他人生活,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原则依法裁判,判决结果有力维护了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也为我市创建文明城市、卫生城市作出了贡献。

【基本案情】

于某某等217人与天津某燃具销售公司(以下简称某燃具销售公司)系劳动关系。2018年6月,公司经营困难,未按约定支付员工劳动报酬,并单方解除劳动合同。2018年9月,于某某等217人陆续向天津市河西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加班费、提成、防暑降温费以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等。仲裁期间,217名劳动者与某燃具销售公司达成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调解书,要求某燃具销售公司于2018年10月一次性支付各项经济补偿共计1000余万元。某燃具销售公司到期未予支付,于某某等217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仲裁调解书。

【执行情况】

法院经过网络查控、实地走访等,发现某燃具销售公司对外负债近2亿元,未有可以立即处置变现的财产,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某燃具销售公司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河西法院依法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并指定管理人。经调查,某燃具销售公司的主要财产是存储在天津市的库存货物,但已被广东某法院查封。为防止货物贬值风险、减少巨额仓储费的发生,法官多次主动前往外地协商解决清点货物、解封公司财产等事宜。为促使货物保值增值,尽快变现,法官与作为最大债权人的生产商反复沟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生产商同意以1400万元回购涉诉货物,并承担相关费用。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为确保外地生产商来津顺利处置货物,法院与生产商及破产管理人反复协商,制定详细的工作方案,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审判执行工作,经过半个月的努力,货物处置完毕。在保障普通债权人利益的基础上,为使变现方案和分配方案得以顺利通过,法官又多次与普通债权人沟通,争取理解和支持。最终在2020年9月7日使217件劳动争议纠纷执行案件恢复执行,1000余万元劳动者债权全部得以清偿。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推动执行转破产、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典型案例。执行是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最后一个环节。强制执行有利于及时兑现当事人胜诉利益,维护司法和法律权威,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经法院强制执行,公司丧失清偿能力、生存无望,推动案件从执行程序转破产程序,有利于彻底清除执行积案,打通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最后一公里”。本案涉及债权金额大、人数多、社会关注度高,法院推动“执转破”工作,坚持保护劳动者权益和企业生存发展的有机统一,公平清理债权债务,保护广大职工的合法权益,同时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僵尸企业”有序退出,提高市场资源配置效率,优化营商环境。特别是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承办法官强化公正执行、善意执行、文明执行理念,想尽办法、克服各种困难,积极促进财产处置变现,及时高效向劳动者发放案款,有力维护了广大劳动者的财产权益及社会和谐稳定。